全球高端人才集聚和流動趨勢及我國引進人才政策

信息來源:中國科協創新戰略研究院   作者:北京理工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科技評價與創新管理研究中心主任 劉云   發布時間:2017-03-07

  創新驅動本質上是人才驅動,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必須加快建設創新型人才隊伍,充分發揮高端人才在科技創新中的引領作用。
  全球高端科技人才跨國流動的頻率加快、規模日益增大,大力培養和引進高端科技人才是主要國家贏得國際競爭優勢的戰略抉擇。
  我國實施開放的國際化人才政策,高端科技人才跨國流動的基本方針為“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發揮作用”。
  高端科技人才的跨國流動在提升自主創新能力和創新創業及產業發展等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
  一、全球科技創新人才分布特征
  從全球研發人員的規模來看,中國是科技人力資源大國。截至2013年,按全時當量統計的歐盟28國研究人員總量為173萬人年,中國研究人員為162.4萬人年,美國125萬、日本66萬、俄羅斯44萬、德國36萬、韓國32萬、法國26.5萬、英國26萬。2010年全球授予的科學與工程領域博士學位中,美國授予了大約5.7萬,中國緊隨其后約4.8萬,俄羅斯2.7萬,德國2.6萬,英國2萬、韓國1萬。
  在高影響科學家全球分布方面,湯森路透發布《2014年全球最具影響力的科研精英》報告,分析2002-2012年全球論文引文數據,列出了3215位來自全球的“高被引科學家”,我國雖然處于第四位,但占比較低。
  在高被引學者的合作網絡特征方面,中國學者與他國學者間的合作網絡規模、網絡密度都在不斷提升,但合作主要集中在與主要發達國家之間,與大部分國家的合作較為松散;有跨國流動經歷的學者國際科學合作網絡規模、密度、國家間合作強度都超過沒有跨國流動經歷的學者;隨著時間的推移,國際科學合作網絡的中心趨勢在減弱,核心國家對整個網絡中的影響力有所下降,三個地區學者的國際合作規模都越來越大;無論是合作廣度還是合作深度,美國在各學科領域高被引學者的國際科學網絡中仍占據主導位置;有跨國流動經歷的學者是各學科領域的核心力量,對各學科領域的科學知識交流與發展具有重要作用。
  二、全球科技人才流動特征
  從宏觀上來看,人才跨國流動對國與國之間的影響是非常明顯的,流動對人才自身發展也非常有益。總體來看,瑞士學者的流動率最高,接近20%的學者有國外機構工作的經歷。日本、巴西和中國學者的流動率持續低于5%。
  華人及有留學背景的高端人才,在人才流動過程中擔當了重要的橋梁和催化作用。一開始可能是把國外最先進的理念、技術、知識引入國內,跟國內嫁接合作,后來同時把國內一些最先進的東西也帶到了國外。
  中國高端科技人才跨國流動的總體特征包括:跨國流動學者有博士后經歷的比例較高;大多有跨國流動經歷,工作流動和公派流動平分秋色;跨國流動多發生在攻讀博士學位和公派研修階段;主要流向以美國為主的科技發達國家;海外國家流動頻次在1-2個國家之間;超過70%的科技人才計劃專家有跨國流動經歷。
  三、主要國家和地區引進海外人才政策及中國引才政策
  我國從培養、引進、使用、評價、激勵等各方面都出臺了一系列的人才政策,這塊我們重點講從現在尤其是全球化進入深度發展階段,開放性的國際化人才政策是各國一些通行的做法。中國也不例外,現在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從科技大國要向科技強國邁進,這個“強國”內涵下有很多新的任務、新的要求和新的方式,人才方面的國際化、全球化是重要的特征。
  我國80年代初甚至90年代初在科教興國戰略指導下,堅持開放的海外留學政策,支持留學、鼓勵回國、來去自由,90年代中后期提出“不為我所有,但是為我所用”。21世紀初在人才強國戰略指導下,我國堅持以我為主、按需引進、突出重點、講求實效。目前,在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指引下,我國堅持“一個龍頭、三位一體、突出高端、團隊引進”。現在整體來看,我國人才流動經歷了從流出到回流再到環流這樣一個比較良性的發展階段,但是高技術人才還處于從多流出到少回流的過渡階段,還沒有形成良性的環流狀況。
  四、中國引進人才和科技評價中存在的問題及政策建議
  我國人才引進方面存在的問題
  ? 人才引進與發展需求相脫節;
  ? 引才政策趨同,高端人才引進重數量輕實效;
  ? 引進海外高端人才的評價機制有待完善;
  ? 缺乏對海外高端人才分布情況的準確把握;
  ? 引進海外人才與使用國內人才不協調(引進女婿、氣走兒);
  ? 海外引才政策執行的落地難和服務的不到位;
  ? 海外高端人才發揮作用的制度環境不完善(水土不服);
  ? 創新創業政策缺乏長效機制;
  ? 評價導向單一,重引進,輕跟蹤評估;
  針對人才引進問題的建議
  ? 建立海外人才信息平臺建設、加強扶持專業化人才獵頭組織;
  ? 建立海外高端科技人才創新創業的動態監測和跟蹤評估機制;
  ? 有效發揮用人單位引進人才的主導作用,人才引進要以用為本;
  ? 創新人才集聚機制,探索創新創業項目引才、以才引才新路;
  ? 建設世界一流大學、科研院所,培育和集聚頂尖創新人才;
  ? 加強以高端科技人才為核心的團隊建設,吸引海外青年優秀博士后;
  ? 完善引進海外人才的綠卡和移民制度;
  ? 創新海外人才服務模式;
  ? 改善海外高端人才創新創業的生活文化環境;
  ? 保持內外人才的政策公平;
  科技評價的問題
  科技評價方面的問題可以總結概況為“八重八輕”:重數量輕質量,重形式輕內容,重短期輕長遠,重跟風輕探索,重基礎輕應用,重理論輕技術,重個人輕團隊,重成果輕推廣。
  針對科技評價的建議
  一是國家科教政府管理部門協同進一步完善科技評價制度設計,加強對各級科教管理部門以及大學、科研機構的科技評價制度建立和執行的監督和評估,對違背政府科技評價政策導向的科技評價行為追究單位領導人的責任。
  二是國家加大對科學研究和基地建設的穩定支持力度,減少因競爭性經費過多,造成科研人員為應付各類競爭性項目評價而消耗大量的精力和人力。政府在對大學和科研機構給予更大自主權和提供更多穩定科研經費的同時,要求大學和科研機構建立與之相適應的治理結構和學術評價制度,并加強對大學和科研機構的整體績效評估。
  三是切實取消把SCI論文數量、引文數量、期刊影響因子等文獻計量指標作為評價個人和項目水平或質量的標準,并與獎酬脫鉤,而不進行實質性的以質量和創新價值為導向的“價值評議”(Merit Review)的做法。對科研人員和項目成果學術價值的評價一定要回歸到采取國內外小同行評議的方式。
  四是除少數針對海外高端人才引進的特殊政策外,切實減少、合并或逐步取消40歲以上的名目繁多的各類人才計劃,恢復人才成長的自然生態,避免人才帽子過多帶來的如過度馬太效應、學術價值取向偏離、急功近利等弊端。
  五是切實改變基層單位學術組織在學術評價中的作用弱化的局面,優化基層學術機構的學術評價環境。跨學科的大同行學術組織實際上無法對個人的學術水平和貢獻做出實質性的價值評價,只能憑借“論文指標”進行簡單的“計分工”式的方式進行表面形式上的評價。

 

 

汤姆猫网站是多少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