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術科學在區域創新供應鏈中的關鍵作用

信息來源:中國科協創新戰略研究院   作者:大連理工大學人文與社會科學學部教授 劉則淵   發布時間:2017-03-15

  一、引言:技術科學與創新供應鏈
  在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構建區域創新體系的過程中,人們已從有助于區域創新的體制機制、政策法規、文化環境諸方面進行探究,其目的在于吸納區域內外的各種資源,形成區域創新供應鏈,有效地推進科研成果轉化,實現科研成果產業化、商業化。技術科學在創新供應鏈中具有關鍵作用,是知識產品轉化為最終物質產品的中介點,是知識供應鏈轉化為產業供應鏈的轉折點。按照錢學森的技術科學思想,技術科學是基礎科學和工程技術的橋梁,基礎科學并不能直接產生原始創新,而僅停留在工程技術層次很難實現自主創新,只有技術科學才具有引領前沿技術的廣泛的自主創新功能。過去,甚少涉及技術科學在創新活動中的作用。現在有必要大力倡導了。
  1. 技術科學:區域創新供應鏈的中心環節
  區域創新體系,應當是以技術創新為核心,知識的生產、傳播、應用一體化的體制和建制;它是在政府宏觀政策指導下,企業、高校和科研機構組成的共同體通過市場機制進行資源配置,實現知識共享,開展技術創新,形成的產學研一體化的組織與制度網絡。在實施創新驅動發展戰略,構建區域創新體系中,主體是企業、大學和科研機構組成的共同體,核心職能是構建和形成區域創新供應鏈,推動產業及企業的技術創新,取得具有自己知識產權的創新成果,而科研機構和大學則是為創新提供知識支持和智力支持的兩大戰略與支撐力量;最終落腳點是產品創新,提高新產品及新興產業的國際競爭力。而這個創新供應鏈的中心環節就是技術科學!一方面基礎科學研究成果,只有通過技術科學這座橋梁,形成發明專利,才能進入技術市場,最終實現產業化商業化;另一方面工程技術的發明創造構想,也只有提升到技術科學的理論高度,才能從闡明其工程方案的可行性。
  2. 互聯網時代科研——創新方式變革:技術科學中介
  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現代科學技術各個領域的突飛猛進,正引起科學研究方式和技術創新方式及其相關領域異乎尋常的重大變革。20世紀90年代發端于英國的e-科學和e-社會科學(e-science and e-social science)在21世紀初迅速興起。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于2007年推出了雄心勃勃的五年項目研究計劃《賽博支持的發現與創新》(CDI)。CDI項目以計算思維(computational thinking)為核心,圍繞“從數據到知識、分析對象系統復雜性、構建虛擬組織”三個領域或跨領域,開展多學科的研究,以達到“賽博實現的發現與創新”的目的。CDI堪稱自NSF建立以來通過項目內容設計和目標導向對科研體制、管理與組織結構的重大變革。實際上e-science、CDI,就是“互聯網+”科學研究、技術創新的先驅性探索,其共性基礎即技術科學。值得科技界、管理界和企業界高度關注與借鑒。
  3. 大國博弈中發達國家創新對策的背后:技術科學
  在大國博弈中,主要發達國家為提升創新能力及國際競爭力,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重視技術創新工作,進入新世紀相繼推進新的科學研究方式、技術創新方式和工業發展模式。目前有代表性的熱點領域是:美國基于互聯網及物聯網的e商務活動;發端于美國的大數據風暴席卷世界及數據科學;德國基于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工業4.0及其智能制造。以美國正在崛起、方興未艾的頁巖油、頁巖氣革命,其突破就是基于技術科學的頁巖油氣勘探開發成果。從建設科技強國的視角看,更值得看重的是在策略上高度重視技術科學的基礎作用與中介作用,并與互聯網+、大數據、工業4.0結合起來,發揮技術科學對創新驅動的引領作用。這就是在我國兩彈一星的創新實踐中已見成效的錢學森技術科學思想。
  二、技術科學在中國的傳播與發展
  在中國科學技術界對技術科學整體研究30年的狀況背景:
  改革開放后,重視基礎研究的《八年規劃綱要》出臺之后,引起中國是重點發展基礎科學,正是在這個高潮中,出臺“863”高技術研究計劃,之后便是技術科學的低潮。進入1990年代之初中科院技術科學部研討技術科學發展戰略問題,盡管1997年出臺“973”計劃,但90年代技術科學研究處于低潮中。進入21世紀,2001年錢學森誕辰90周年和2009年錢學森不幸逝世之際,先后出現兩次學習研究錢學森技術科學思想的高潮;2005年出臺“中長期科技規劃綱要”之后,恰好2006年胡錦濤發表了要高度重視技術科學發展的講話,引起對技術科學異乎尋常的熱烈研討。
  三、錢學森的技術科學思想
  在1957年《論技術科學》一文中,錢學森指出:要使工程技術活動克服經驗的局限,建立有科學基礎的工程理論,就需要進行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綜合,建立一個新的知識部門:技術科學。基于對技術科學概念的形成過程的分析,錢學森闡明了技術科學的基本性質:它以自然科學為基礎,但不是自然科學本身;它是工程技術的理論升華,但也不是工程技術本身。“它是從自然科學和工程技術的相互結合所產生出來的,是為工程技術服務的。”
  他強調,“為了不斷地改進生產方法,我們需要自然科學、技術科學和工程技術三個部門同時并進,相互影響,相互提攜,決不能有一面偏廢。我們也必須承認這三個領域的分野不是很明晰的,它們之間有交錯的地方。”
  自然科學(基礎科學)是關于自然界物質運動形式的普遍規律和理論的學問;技術科學是關于人工自然過程的一般機制和原理的學問;工程技術是關于設計和建造特定人工自然過程的技術手段與工藝方法。其知識形態就是工程科學,是關于改造自然的各種專門技術的知識體系。
  技術科學和工程技術二者的區別在于兩者的普遍性與特殊性相對程度不同,但沒有截然不同的界限。《簡明不列顛百科全書》的詞條也指出:“技術科學是包括傳統的工程學科、農業科學以及關于空間、計算機和自動化等現代學科的一門科學。”
  四、結論
  技術科學在創新供應鏈中具有關鍵作用,是知識產品轉化為最終物質產品的中介點,是知識供應鏈轉化為產業供應鏈的轉折點。這是由技術科學本身的性質與特征決定的。按照錢學森的技術科學思想,技術科學是基礎科學和工程技術的橋梁,基礎科學并不能直接產生原始創新,而僅停留在工程技術層次很難實現自主創新,只有技術科學才具有引領前沿技術的廣泛的自主創新功能。在當今世界的大國博弈中,我們要借他山之石,更要出好自己的牌:這張牌實際上也是借鑒他國經驗并通過成功應用于“兩彈一星”的創新實踐,卓有成效的技術科學強國之道,也就是技術科學強國戰略。
 

 

汤姆猫网站是多少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